下班後的創富人生-投資與投機-#24

午安,

最近有觀察投資市場的人,應該會發現,全球股市在最近的一週都出現大跌的情況,甚至有些分析師認為美股已經進入「熊市」的階段。同時,比特幣近日行情,真的以跳水來形容也不為過。

這時候,身處投資市場的人開始會有兩種說法,一種是趁機撿便宜入場,另外一種說法是快點把手上的標的賣掉,持有現金最好。

不管是哪一種說法,都是一種對應外在環境,所做出來的決定。但是今天特別想要探討的是「進場撿便宜」這件事情,到底是投機還是投資

先從大家最常使用這個概念的金融市場講起好了!

景氣是循環的,如果我們把時間的軸線放大來看,除了中間有一段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其後的連綿的戰爭與復甦。大約 20 年間,我們就會遇到一次經濟的危機。參照維基百科的整理,臚列二十世紀以來主要金融危機:

  • 1907美國金融大恐慌:美聯儲因此而建立
  • 1929年經濟大蕭條
  • 1973年石油危機
  •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
  • 2007年次級房貸風暴:帶動了金融海嘯以及後來的歐債危機
  •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

可以發現,大概真的就是二十年的時間,歷史會不斷的重新上演,而在這中間的確不乏投資機會。如果大家還記得,2007 年美國次貸風暴爆發,其後的一年世界走入大空頭,台股應聲跌到三千多點的時候,那時候護國神山台積點的股價不到 50,如果願意大舉進場,推論現在應該已經是財富自由!

低點進場永遠都是我們想望卻不一定盼得到的機會,就算機會來臨,我們對自己也會多所一樣,有時候就卡在我這樣是投資,還是只是投機份子。

援引一個操盤手的虧損自白裡面寫出來的定義:

投資,有兩個要項:你希望安全無虞的本金適當的報酬,如股利、股息、利率或租金。由於資本的報酬是在某期限支付利息或股利、股息,投資活動也必須持續一段較長時間。因此,投資通常具備相對較長的時間跨度。退休基金投資股票可能是準備無限期持有,或購買債券之後一直持有至到期日。

投資代表我們對於「收益」已經有了一定的預期,甚或我們知道基礎上會有多少收益,所以可以帶領我們跨越「時間」這個尺度,對於持有是有信心且明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。

投機,最簡單來說,投機的買進是為了轉售,買進大宗商品不是為了使用;買進其他金融工具不是想獲取其衍生利益。進行投機活動時,我們對於本金的要求是希望它會增長。本金的增長就是投機客的唯一「報酬」,他並不要求特定期限派發的股利、股息或利息。「speculation」(投機)這個字源於拉丁文「specere」, 意思是「觀看」。「speculating」同時有「預見」(vision)、「感知」(perception)和「理智檢視」(intellectual examination)等意思。

投機的概念相對投資就更為單純,唯一只在乎一件事情「價格」,而且在價格上揚的時候,如果你是投機的行為,你會毫不考慮的清空標的,去獲得低買高賣的價差,因為這中間的差距,是此操作唯一的目的。

如果用如此的定義,當你嘗試回顧你在進行金融市場操作的時候,判斷基準就很簡單了,到底我追求的是低買高賣的價差,還是對於我投資標的有一定程度容忍,可以在價差不高的時候,保持我的投資目標以及行為。至此,你是否有發現,好像大部分自己認為在做「投資」,但卻是我正在「投機」想要賺取報酬。

我覺得市場上大家最沒有疑慮的投資者,當數被譽為股神的華倫・巴菲特(Warren Edward Buffett),因為他的股票多數是長期持有,但通常人家也同時讚譽他能夠看準時機,買到最實惠的價格。那到底他的投資是否有顧慮到「價差」這件事情,我想一定是有的,但卻不會令人覺得他是投機份子。

如果要在市場上找到投機的一些案例,應該多不勝數,例如知名的金融巨鱷索羅斯(George Soros)就是一例,不管是多空操作,重點都是要能夠賺取價差,而不是真的關心今天買入的標的是否有長期的未來。

巴菲特跟索羅斯,如果你認真的研究,想必你也能夠分辨出來他們做的事投資還是投機。但是對小資族來說,我覺得要能夠將這兩個概念一刀切開,甚為困難。我們總是會陷入,我想要好好投資,卻又希望能夠獲得投機優點—賺取價差,這是人之常情,畢竟能夠賺錢的話,當然是越多越好。

所以我認為,身為一個資本有限的人,操作的時候其實不需要去分「投資」或者是「投機」,因為就像人家說的大人才做選擇,我兩邊都要。既要能夠穩定的長期發展,又希望能夠在價差上面有獲利空間,才是最實際的我們對一筆錢的花用的效益衡量。也因此才會有我一開始說的,進場撿便宜這樣的投資觀念,不如我們都叫做投資吧!

但我覺得有一件事情可以成為衡量的重大指標「時間」,我們總是以為投資的時間很長,投機基本上就是短時間獲利,當我們把這兩者融合一起的時候,我覺得單獨把時間拉出來看就更有意義。

在投資之前,我們需要定義「希望這筆錢的運用模式」,時間是一個非常好的衡量方法,這筆錢我希望多久後回收成為現金,又我能夠在沒有這筆錢的情況之下,維持想要的生活品質的情況是多久。

如果這個時間的長度超過半年,那我覺得其實可以毫不猶豫地嘗試抄底進場;如果這個時間尺度超過一年,我覺得長期投資或許更加適合你,可以選擇的標的就非常多元,端看你想要達到什麼樣的投資效果;反之,如果這筆錢你預計只能離開自己三個月,我建議就要思考是否真的要來一場「投機 Party」。

當今天你能夠正確去標明每一筆錢的花費,他產生的效益以及你可以承擔的時間風險,基本上就代表已經是一種「有意識」的花錢,能夠有意識地花錢,每一筆錢能夠產生的效益就會自然變得更加「有意義」。

除了在金融操作之外,其實在學習、參與課程,我覺得都可以用同樣的原則去思考,到底這一些對自己來說,可承擔的時間成本,以及未來可以產生的效益。

以我自己為例,在學習身心學的路上,我評估學費的部分是我一年以上都不會需要使用的金錢,同時我覺得長期下來身心學可以幫助身體重新建構,除了觀念的釐清,也能夠提供身體正確的使用觀念,健康會是我的投資成本,當然投機的思考是如果考到證照,我就可以去外面教學,把學費賺回來。所以,我覺得我可以去上這個課程。

回到最初的問題,我覺得答案很簡單,進場撿便宜,如果你用的是短期需要的資金,那你可能需要採用「投機」的策略,找到高點就應該要馬上出場;但如果你考量的不是快速回收資金,進場撿便宜何嘗不是一種可用的投資哲學。

感謝您讀完第 397 號作品,點此訂閱電子報,或您可以直接往下滑👇快速訂閱,下次見!

Some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NoDerivatives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.

Subscribe